各地宝

谢烨父母 谢烨给她父亲张生同的最后一封信

爸爸:你好,我总是没有时候好好写写,我是瞎忙,帮助他弄事业,其实多可笑!把儿子差点扔了,当然,扔不了。因为不想扔,差一点儿。

谢烨父母

他是不想自己活的,现在又有别的事,他也不会让我离开他,我现在想走了,尽管我还是对他的许多东西赞赏不已,但是要全部放弃生活是不可能的,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我这一决定无异于要他的命。(也是他本不想要命了)我才这样做,真真无可奈何。 过生日收到您的信,很是高兴,世界之大除了亲人还就没别的了,我这人小气,感情太重。

谢烨父母

我想他是难得的天才,可是生活中没有他,我无法再和他这样下去。故而天知道会怎样,因他不容木耳,我定要和木耳一起。 打算9月初经美回新西兰,我决定10月底离开他,这是我和他都明白的,只是他不让我这么说(不说对他好。我是忍不住的,总想让他明白),但不可能。他能把人折磨死。

谢烨父母

我又不喜欢吵架!故他知道我要走,但不知何时,怎么个走法。我也不知道上哪去,钱不是重要的,本想先回趟家(就是去你那),然后回新,想让木耳学学中文。还不知能不能成。 他有点钱,我不想带,无论如何我觉得他不如(我)生活能力强,给他留着吧,其实在外国也不算太多。

谢烨父母

我只是怕他追我,用这些钱折腾我,这很讨厌。到时再说吧。你如给我写信就写到小弟①那,9月底我就见他了。谁都会帮助我。 我是想要木耳和生活的自由。在这方面他太可怕了。

谢烨父母

当然不要对外人谈,我从未谈过。 三月就想回去了,可是他要死的样子,我真怜惜他,说是陪陪他。现在如果我要死他一点也不会动心的,在感情上,他总觉得别人是应该的。铁石心肠。也罢,说走了,真怕我再心软,当然不会,木耳已经无处呆了。 我想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