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宝

土耳其历史与中国关系 思想的碰撞

土耳其的“三大洲五大洋”,被亚洲非欧洲大陆的交通咽喉所守卫,在地缘政治、经济和文化上占有重要地位。因此,中国与土耳其的关系直接影响到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然而,泛突厥、伊斯兰共同影响着当代中国与土耳其的相互理解,使两者之间的关系陷入微妙的境地。

土耳其历史与中国关系

通过对唐代历史的追溯,我们可以知道,中国与土耳其之间的关系处于僵化的状态,是因为减少了对彼此形象的建构,根源在于双方的相互认知具有强烈的“自我中心”色彩。这种概念上的隔阂能否最大限度地消除,直接影响着中土关系的未来走向。

土耳其历史与中国关系

突厥是中世纪以前中国历史上的重要参与者。在中国古代突厥事迹在现代社会的记载中,除了学术研究的数据价值外,也是政治文化意识形态的思想渊源,中土之间的认知建构涉及到对古代“突厥”的全部认识。

关于“突厥”一词在中国正面历史上最早出现的情况,通常的说法是它出现在隋唐时期。从唐代的积极历史中不难看出,突厥族不是隋唐时期人民所熟知的新的民族。

土耳其历史与中国关系

一些西方和土耳其学者倾向于直接将匈奴人视为第一个突厥人,将公元6世纪建立的“蓝突厥帝国”视为第一个突厥人帝国。

很明显,这些现象与“历史与想象”或“历史事实与建构”的主题是一致的。换言之,在土耳其语历史和人群的一般概念存在的情况下,如何叙述或建构它们是有选择的。

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国与土耳其的关系是由历史记载联系起来的,也就是说,因为中国古代强大的王朝(特别是隋唐王朝)在同一时间和空间上与强大的突厥帝国竞争,中国文学的历史记录很多。中国的朝代和历史记录,成为包括西方学者在内的后世突厥语的重要参考(物),他们描述了所谓的完整的“突厥/土耳其历史”。至于中原王朝如何看待突厥人,我们需要把这一问题放在中国传统的夷狄观念和华夷观念中去理解。

土耳其历史与中国关系

相对而言,古代正史史学家强调匈奴突厥王朝与中原王朝的世系关系,其目的是建立某种世系联系,使中原的奇物不再陌生,不再恐惧,从而使中原的奇物不再陌生。但康有为强调在这里的同类,也是比较接近的意义。戊戌变法失败后,康有为在伊斯坦布尔的游记被称为“突厥游记”,康有为在1923年建立土耳其共和国之前重新开放“土耳其”一词也就不足为奇了。

对于康有为来说,奥斯曼帝国与中国的问题是相似的,双方都是一样的,所以情况是“最值得警告的”。对于康有为来说,奥斯曼土耳其人和中国命运是一样的,是亚洲的病夫:没有机器,没有干净的水,没有好的道路,没有铁路,同样无知,没有现代世界的知识。没有人权,没有议会,没有法治,没有独立,一切都处于严重危机之中。康有为以一种同情心在中国和土耳其之间创造了一种“自己的家庭”的感觉。

与改革者的君主立宪制不同,图瓦还以土耳其为例,认为中国不可能实行宪政,宪政必须先进行种族革命。早在20世纪初,中国的汪精卫就谈到了这个问题:

夫中国之政治现象,与土耳其不同,故土耳其犹可言君主立宪,而中国则必不可,以民族问题为之梗也。

土耳其历史与中国关系

奥斯曼帝国也与中国有着不同形式的联系,首先是以“埃米尔”的身份接待改革派和古柏的使者,在革命党和图瓦人民垂直询问历史之前,将自己与其他人进行横向对比,构建了一个“同病”的土耳其人和“同类”。这是对中国国家主权的直接侵犯,反映了奥斯曼使用泛伊斯兰主义,当时中国的部长们都知道这种情况,以及20世纪初一些突厥人来到东亚,留下了他们对东亚局势的认识,其中包含了他们对中国的具体看法。

土耳其历史与中国关系

1860-1920年,土耳其奥斯维辛是泛伊斯兰主义和泛突厥主义迅速发展的时代。19世纪60-70年间,哈米德二世入侵新疆,建立了一个地方政权,并与伊斯坦布尔帝国的奥斯曼皇帝建立了接触,接受了他的封印。这种关系反映了奥斯曼帝国中泛伊斯兰主义的兴起,在奥斯曼帝国中,帝国开始以反帝国主义殖民的名义,利用泛伊斯兰主义来吸引世界各地的穆斯林,实际上是为了加强他们的声音。

1890-1910年间,一些土耳其人前往东亚,据信是奥斯曼政府派来的间谍,他们在新疆开办学校来宣传泛突厥语,其中一些被中国政府抓获并驱逐出境。这些人还留下了一些旅行材料,揭示了当时土耳其穆斯林如何看待东亚。简而言之,当时的日耳曼土耳其人非常欣赏日本,非常鄙视中国。他们认为日本人是好穆斯林,是东方的楷模,因为日本人既现代又传统,中国又无望、肮脏又贫穷;他们指出,日本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是穆斯林,但日本很容易成为穆斯林国家。

奥斯威辛土耳其人欣赏日本的原因很简单。一是他们了解到,日本已经取得了国家的进步(即后人所描述的现代化),甚至打败了曾经强大的中国(1894年)和俄罗斯(1905年),日本人非常文明,特别是非常卫生、有礼貌和非常关注L的细节。第三,日本人在现代化进程中没有丧失自己的传统,无论是在服装还是风俗习惯上,日本人仍然重视自己的传统。这些原因使当时的奥斯维辛土耳其人不仅非常嫉妒日本人,而且从穆斯林的立场加以阐明。

土耳其历史与中国关系

对于奥斯曼土耳其人来说,他们如此重视日本的原因是,除了承认日本的成熟、实力和文明外,更重要的是奥斯曼土耳其人将日本视为黄种人的骄傲,以及东方人和亚洲人的骄傲。

奥斯曼土耳其人也在列强的压力下,也在追求现代化,尽管他们对自己的问题,特别是帝国的问题有着深刻的理解,并且达到了日本的高度,却没有取得与日本相同的进步,这是不可能实现的。然而,作为在亚洲和东方自我定位的奥氏土耳其人,他们在当时有着强烈的意识,即东方人的落后和西方的进步,使东方人普遍处于一场可怕的危机中,东方人面临着失败和灭亡的危险,在这种情况下,东方人在亚洲和东方有着强烈的意识。我们团结起来。这种统一最初是一个泛伊斯兰的主张,把所有穆斯林团结起来,参加反对西方殖民/帝国主义的圣战。几乎同时,当他们发现日本时,他们把日本作为东方人的领袖,认为只有日本有能力带领东方人走向进步,打败西方人。

土耳其历史与中国关系

这些土耳其人对本质主义有着内在的看法,即东方注定与西方不同,东方国家可以像日本人一样,通过学习西方而变得更强大,但不一定像西方那样。他们从日本人那里看到了希望:首先,日本打破了最初依附的中华文明的世界秩序,日本完成了对它的突破和超越,其次是通过日俄战争,作为黄种人、亚洲人和东方日本人,战胜了白种人、欧洲人和西方。俄罗斯人、土耳其人都很高兴:日本实践证明,东方有可能超越西方,战胜西方。

土耳其历史与中国关系

关于中国,这些奥斯古德土耳其人也有很多记录和断言。但总的感觉是,中国人又大又弱,中国人又多又松,没有法治,特别是中国人很脏,不注重个人卫生,谦虚又不礼貌。这些与日本形成鲜明对比,因此他们对中国没有希望。

1923年土耳其独立战争的胜利使土耳其在中国声名鹊起,因为中国越来越陷入军阀混战和分裂主义的泥潭,土耳其的独立和现代化可以作为中国的榜样,许多中国的先进人民总是把土耳其作为中国的参考。

土耳其历史与中国关系

在1920-1930年间,土耳其完成了独立革命,进行了彻底的改革,在国家之父凯末尔的领导下建立了一个现代化国家。中国人民不遗余力地崇拜和宣传凯末尔,对凯末尔的专著和专著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和论文。1922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日报》发表了一首诗《基马尔将军的胜利》,阿库拉记述了基马尔的伟大成就。从这首诗中不难发现,中国对土耳其的一个重要例证就是,它被认为是一个弱小的民族。土耳其独立革命的胜利,使处于军阀和大国中间的中国先进人民羡慕不已,甚至萌生了效仿和追随土耳其自强的思想。

土耳其历史与中国关系

在1920-1940年期间,土耳其作为中国的榜样,左派和民族主义知识分子有不同的观点。蒋介石想成为中国的坚分子,民族主义者要求在中国出现坚分子。瞿秋白、李维汉、云等共产党人称赞科马尔领导的土耳其独立革命是世界社会革命的一部分,强调反对帝国主义,认为中国人民是“病夫”,应该向土耳其学习,团结,推翻帝国主义,实现独立和发展。

土耳其历史与中国关系

但是,随着中国共产党人对土耳其革命性质的深刻理解,特别是凯末尔党迫害土耳其共产党,中国共产党人转向批评土耳其革命,认为它是一场资产阶级民族主义革命,并没有改变劳动群众的地位。到1920年中后期,中国共产党和左派对凯末尔革命的批评逐步升级。

土耳其历史与中国关系

1924年,瞿秋白批评了科马尔革命。在他看来,克马尔党消灭了原有的民生、社会主义因素,完全走向资本主义。1925年,国民党右派戴季涛连续发表文章,反对孙中山制定的俄国、共产主义和农业工人三大政策,诽谤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斗争。瞿秋白写了著名的文章《中国民族革命与戴吉陶主义》,对戴吉陶的反动观点进行了分析和批判。文章中,瞿秋白一方面以土耳其语不完全革命和土耳其语国民党(共和人民党)对土耳其语共产党高压政策的主张作了类比,另一方面,以土耳其语革命虽成功,但民族主义虽经复辟,却又经复辟。圣土耳其民族文化,但土耳其人仍然受到压迫,基于此类推,戴吉陶的民族革命主张并没有带来真正的人民解放。在这里,土耳其被建立为一个消极的对立面,成为共产党批评国民党人民的武器。

土耳其历史与中国关系

现代土耳其人在民族起源问题上有着根深蒂固的内亚想象,这种想象不仅要有中国人民的史料支持,而且要有与中国历史的密切联系,也就是说,还需要重新“想象”,建构中国与中国的历史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讲,当中国和土耳其领导人会晤时,土耳其人习惯于说“2000年前中国人和内地人是邻居”。

土耳其的民族主义叙事不仅是不可避免的,而且必须关注古突厥的历史。这主要是因为土耳其人作为土耳其人部落建立的奥斯曼帝国的继承者,在成为一个现代民族国家后,必然面临着如何重建自己的历史的问题,这是东方民族主义的普遍规律。